雄安 [切换城市]

雄安新区的春天 雄县房价大涨2天内翻4倍

2017-04-09      来源:南方人物周刊   浏览次数:191

扫描到手机,新闻随时看
扫一扫,用手机看文章
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

雄安新区的春天 雄县房价大涨2天内翻4倍

雄安的春天|报道

来源:南方人物周刊

雄县雄州路,一处建筑工地外墙宣传语

雄县雄州路,一处建筑工地外墙宣传语

“我们现在身处北京八环”

4月1日18点以后,雄安新区变成了一个不断膨胀的容器,用于盛放未被兑现的野心、可见的人民币和坦荡的机会主义。人们比政策晚一步到来,但比政策早一步行动。凭借在中国其它城市的经验,人们判断此地房价将迎来增长高峰。在消息公布的第二天,被划入特区的雄县、安新和容城便被席卷到了欲望的汪洋大海中。

雄县牌楼

雄县牌楼

安新县城三轮摩的

安新县城三轮摩的

这种兴奋自然有理由。在中共中央、国务院的规划中,这个新区比肩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,是“千年大计”、“国家大事”。

“我们现在身处北京八环。”雄县摩的司机老张语气中充满了自豪,尽管在过去53年的人生经历中,他离北京挨得最近的一次,只是去大兴庞各庄运西瓜。老张会哼《五环之歌》,但每次唱完“五环,你比六环少一环”就结束了。他不知道下一句接的歌词是:终于有一天,你会修到七环。

据新华社的消息,设立雄安新区,对于集中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,探索人口经济密集地区优化开发新模式,调整优化京津冀城市布局和空间结构,培育创新驱动发展新引擎,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。

容城县,服装产业是该县主导产业

容城县,服装产业是该县主导产业

安新县建设大街,一家售楼处

安新县建设大街,一家售楼处

“让我们呐喊,我们都是首都人!”雄县人迫不及待地在街头挂上了红底白字的横幅。在满是驴肉火烧小吃店的县城中,“首都人”成了新的心理认同。“以前别人只知道白洋淀,现在我们贴着北京。”老张很开心。因为县城里突然多了很多外地人,他的收入从几十变成了几百。4月2日,他带人去鑫城售楼中心门口,望着乌泱泱的人群,他乐了:“我们雄县要出名了。”

安新县中六村村口设置的检查站,检查运送沙土车辆的出入,禁止村民再建房屋 附近很多村庄都设置了同样的检查站

安新县中六村村口设置的检查站,检查运送沙土车辆的出入,禁止村民再建房屋 附近很多村庄都设置了同样的检查站

安新县西阳村李老汉说村子这两年就会搬迁

安新县西阳村李老汉说村子这两年就会搬迁

雄县的房价在48小时之内翻了四倍。容城、安新县房价也大幅增长。媒体们举着放大镜观察着这三个县城的细枝末节。三县宣布冻结全部房产过户,商品房一律停售,房产中介全部关停。因户籍变更、公职人员进出、产权变更也被冻结,部分居民甚至无法办理离婚、复婚手续。在三县中心,随处可见被贴上封条、抠掉房产中介标牌的门面;在新建的白洋淀高铁站外,红色横幅上写着:容城欢迎创业者,新区拒绝炒房客。

白洋淀车站出站口的宣传语

白洋淀车站出站口的宣传语

“五味杂陈。”27岁的安新县青年王伟这样形容此刻的内心感受。四年前大学毕业后,他回到家乡从事建材工作。王伟去过上海和深圳,见识过那种“霓虹灯下什么都很好看”的繁华,但他对自己不自信,说买不起房子就无法扎根。听到家乡也有成为大都市的前景,他被激动和焦虑两种情绪夹击。“房价再往上涨,我们赚四线城市工资的人,怎么承担一线的房价?到时候就更没退路了。”

白洋淀,清早捕鱼的村民,他们凌晨一两点钟就会出船

白洋淀,清早捕鱼的村民,他们凌晨一两点钟就会出船

白洋淀大堤,附近村民在此出售刚刚捕捞上的鱼,“雄安新区”成了他们近来的话题

白洋淀大堤,附近村民在此出售刚刚捕捞上的鱼,“雄安新区”成了他们近来的话题

渔业是白洋淀附近村民的主要副业

渔业是白洋淀附近村民的主要副业

和王伟一样觉得自己可能要失去家乡的,还有住在白洋淀边上的村民张占兴。他皮肤黝黑,体型健壮,旺季时就划船带乘客到白洋淀里游玩,一条船一百,淡季时他就到附近的制衣厂打工。从小就在水里长大,张占兴和村民对生活的这片土地有深厚的感情。“我们有酒喝有肉吃,就够了,谁想搬啊?搬了以后靠什么生活呢?”张占兴指着眼前一排卖鱼的渔民说,“每天三四点出门捕鱼,下午到路边卖,生意好的时候一天能赚几百。以后上哪儿赚去?”他长叹一口气,转头看向白洋淀的堤岸。

 雄县一处售楼处门前停着城管车辆,车上的大喇叭循环播放禁止炒房的内容

雄县一处售楼处门前停着城管车辆,车上的大喇叭循环播放禁止炒房的内容

天空介于灰和蓝之间,柳树正泛着水汪汪的绿色,早晨的浓雾早已散去,堤岸拐角处,就是视线的尽头。这是2017年华北平原的春天。

凡注明"来源:房产讯"的稿件为本网独家原创稿件,引用或转载请注明出处。